热点

《焦点访谈》直击非洲猪瘟,帮你解决种种疑惑

(视频时长:17分13秒,前2分钟有广告)

—广告推荐—

—广告结束—

几个月来,人们不断从各种途径听到“非洲猪瘟”这个词。据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发布,2018年8月,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这是我国首次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到现在为止,我国已经有二十多个省份发生了非洲猪瘟疫情,大量生猪被扑杀,引发了公众的担忧。那么,猪肉还能不能吃?我国的非洲猪瘟疫情现在怎么样?又该如何防控呢?

在通往天津宁河区王庄村的路上,过往车辆都要经过交通管理部门的查验才能通行。2018年11月29日,王庄村的一个养殖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这个临时的检查点也是从那之后设立起来的。

天津市公安局宁河分局潘庄派出所所长  赵玉喜:

“生猪,包括饲料跟生物制品,一切从划定的疫区里面出来的,与生猪一切有关的东西,这都是严格(禁止)往外流出的,这是严格的规定。”

天津宁河王庄村的这一起疫情,是农业农村部公布的我国第77起非洲猪瘟疫情。

天津市宁河区潘庄镇王庄村党支部书记  李佳:

“(2018年11月)29日早晨病情基本确定了,确定以后按照区里的统一安排,启动了应急预案,到这来以后及时把这个疫区,发病这猪场这一块,就封锁了,防止疫情扩散,病死猪不往外流动。”

按照《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发病猪所在地点为疫点,疫点边缘向外延伸3公里的区域为疫区,疫点活猪进行了扑杀处理,疫区之内的活猪根据检测和调查结果确定扑杀范围进行扑杀,扑杀场点食用的饲料和使用过的器皿,都要进行无害化处理和彻底消毒等处置措施。

天津市宁河区副区长  张平:

“发现的时候是67头死猪,还有二百多头当时还没有死亡,所以我们首先对这个疫点的生猪进行扑杀,同时按照要求,应急预案的要求,对三公里半径范围之内,我们总共有28个养殖户,7195头生猪,全部进行扑杀和无害化,甚至不是生猪养殖的,养鸡的,他们旁边还有养鸡的,我们也进行带鸡消毒,因为防止其它物品,动物或者其它的车辆把病毒带出去。”

刘虎是王庄村的养殖户,当天,他家养的98头猪也全部被扑杀。

养殖户  刘虎:

“我家没有发病的,挺复杂的心情,没有说抱怨,没有什么抱怨,有什么抱怨的,政府还给补贴呢。(补贴是怎么谈的?)一头猪给补1200元。”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  冯忠武:

“我们国家这次对非洲猪瘟疫情扑杀,我们的补助标准是每一头是1200块钱,那么这个比例我们算了一下,占了目前市场价的差不多是75%-80%。”

刘虎家的猪已经全部被扑杀,并进行无害化处理。这里就是王庄村的一处填埋点,有专人看守,并设置了摄像头监控。

天津市宁河区副区长  张平:

“我们为了防止人员监控方面的漏洞,出现换班什么时候有漏洞,那么我们采取人防加技防这种手段,上了9个监控摄像头,24小时监控。”

无论是在路上,还是在填埋点,可以看到工作人员都穿着防护服。难道是因为非洲猪瘟会传染人吗?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副主任  黄保续:

“防止人把这个病毒带出去,这个防护服都要脱下来,现场疫点疫区要进行无害化处理,主要是防止人把这个病毒带出去,来感染其它的猪。”

非洲猪瘟是由非洲猪瘟病毒感染的一种猪的急性、烈性传染病。1921年在肯尼亚被首次确诊,1957年传入欧洲,1971年传入美洲。2007年传入欧亚接壤的格鲁吉亚,随后传入俄罗斯以及高加索地区,并在多个东欧国家扩散和流行。2018年在全球多国肆虐,共有22个国家报告发生6200多起疫情。2018年8月,辽宁沈阳沈北新区出现我国第一起非洲猪瘟疫情,随后,河南郑州、江苏连云港、浙江温州等地也先后发生疫情。几个月以来,多个省市陆续出现疫情。

非洲猪瘟是如何来到中国的呢?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副主任  黄保续:

“查清源头是非洲困难的,但从全球的情况来看,非洲猪瘟传播无非就是四条途径,第一,非法的贸易和走私;第二就是国际旅客携带物,第三就是国际运输工具上的餐厨剩余物,第四就是野猪的迁移。”

截至2019年1月11日,我国共有23个省份出现非洲猪瘟疫情,疫情接连在多地出现,引发了不少人的担忧。

北京古城白路一公里蔬果店肉铺老板  徐红宝:

“我一叫他们就说了,现在儿子女儿说暂时先别吃了,过一段时间再说,都这么说。”

(有多久没有吃猪肉或者没买猪肉了?)

北京市民:

“一个多月了。”

“两个月左右。”

“担心肉不安全。”

“大家都不吃,我也不吃了。”

非洲猪瘟来了,猪肉是不是不能吃了?这样的担心有没有必要呢?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兽医官  卢布斯:

“我想首先告诉你们的是非洲猪瘟病毒并不会身体向人类直接传播,也不是一个食品安全问题。”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副主任  黄保续:

“六十多个国家发生了非洲猪瘟,没有因为人吃猪肉而感染非洲猪瘟的情况。”

既然非洲猪瘟不感染人,那么,为什么要对所有的病猪以及疫区范围内的活猪都进行扑杀并填埋,以及无害化处理呢?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副主任  黄保续:

“我们目前采取扑杀措施,主要还是防止从猪到猪的传播,而不是因为防止从猪到人的传播。”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  冯忠武:

“病猪是非洲猪瘟传播的最主要的疫源,为了防止疫情的扩散,杀少量的猪,是为了保证更多的猪群不受感染。”

截至目前,我国共计扑杀87.6万头猪,虽然这只占到我国目前约7亿头生猪出栏量的0.1%左右,但依然有人担心会不会引起猪肉供应的问题,造成猪肉的短缺。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  冯忠武:

“农业农村部一直我们是坚持一手抓动物疫病防控,一手抓生猪生产,保证市场的肉品供给,经我们的调查,目前市场上总体供应是平稳的,没有出现因为非洲猪瘟引起市场猪肉断档这个情况。”

根据调查,在我国,非洲猪瘟的传播途径主要有三个方面:生猪及其产品异地调运、餐厨剩余物喂猪和人员车辆携带病毒传播,分别占比16.3%、42.9%和40.8%。餐厨剩余物喂猪和人员车辆携带病毒传播占到了绝大部分。而这,又是各个养殖场每天都要面临的问题。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副主任  黄保续:

“因为这个病毒是隐性存在的,潜伏期21天,在这个期间,如果车辆和人员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就有可能把这个病毒带出去。”

所有品种的猪都能感染非洲猪瘟病毒,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可以达到100%,而且目前全世界没有有效的疫苗,一旦潜在疫情扩散蔓延,将对生猪产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种猪场是生猪产业发展的根基,加强非洲猪瘟疫情的防控工作就更加重要。

在天津宁河原种猪场,记者要进入猪场,需要经过消毒洗手、紫外线照射、呼吸道消毒等严格的消毒程序,还要穿上防护服。

天津市宁河原种猪场场长  李继良:

“不要把其它的疾病带到我们场,就是消灭传染源。”

经过三级消毒,记者止步在办公区,并没有进入生产区——也就是实际养猪的场所。

“您作为访客来讲,这是您最后一道程序,我们的生产人员如果上一线去,过了这个门以后,他进去还要进行两次消毒,养殖场最大的天敌就是生物安全,作为一个养殖场搞生物安全,这是应该做的,这是最基本的东西。你一旦不做生物安全,出现问题以后,那时候的代价成本会更高更高。”

宁河原种猪场是规模化的种猪场。不过,我国的生猪养殖场户中,达到这种规模的,并不多。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  冯忠武:

“目前咱们国家有2600万户的养猪的场户,但是在这么多的场户中,年出栏500头以上的,只有25万户,还占不到1%的比重,那么就说有99%还要多的都是中小散户,而这些散户普遍存在防疫意识比较薄弱,生物安全的防护水平比较差。”

国家也在鼓励这些中小养殖户向标准化、规模化养殖转变,但这也需要较长的过程,在目前的条件下,相关部门也呼吁中小养殖户能够加强生物安全的防护。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副主任  黄保续:

“对于饲养场来说,一定要建立生物安全制度,防止外来的人员和车辆随意进出,但是并不是说不可以进,比如说兽医人员还是要进的,那么贩运人员也还是要进的,但是进之前,一定要做好彻底清洗和消毒,那离开的地方,离开的时候,也要做好彻底的清洗和消毒。”

专家表示,从科学角度来说,非洲猪瘟的防控并不难,但是由于客观现实,要想防控住,也面临不小的挑战。

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副主任  黄保续:

“从科学的角度,因为它的传播途径已经非洲清楚了,就是三项措施,一是限制生猪及其产品到处流通,只有符合条件的才能够流通,第二 禁止餐厨剩余物喂猪,第三就是养猪场要建立生物安全条件,要提升自己的防疫水平,只要这三条做到,没有问题。现在的实际情况,养殖密度高,养殖的生物安全水平低,而喂猪的习惯,短期内难以改变,这是当前最大的问题。”

餐厨剩余物喂猪,在很多地方都很常见。

“我们餐厨剩余物喂猪,是几千年的一个习惯,想去改变它很难。是当前防控工作的一个难题,之所以难是因为这项工作涉及到生产、运输、处置各个环节,那么我们现在在推动建立多部门联防机制,餐厨剩余物的生产、运输和处置都要有人管。那么从实践的层面,各地都在积极采取办法,来禁止餐厨剩余物喂猪。”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生猪生产国和消费国。非洲猪瘟病毒进入中国以来,农业农村部成立非洲猪瘟防控应急指挥部,发挥牵头部门作用,有针对性地采取综合防控措施,各地逐级压实责任,防止非洲猪瘟蔓延成势。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  冯忠武:

“应该说目前我们国家对非洲猪瘟的疫情,总体判断是点状散发,总体是可控的。”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兽医官  卢布斯:

“我以为中国对这一疫情,有较高的防范意识,无论是生猪饲养者,政府层面,还是集中防控上,我必须称赞中国,在掌握疫情信息之后,立即与国际社会共享的姿态。”

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非洲猪瘟的防控工作依然不可放松。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兽医官  卢布斯:

“我们还无法预知这一状况,何时会结束,我认为是需要一定时间的,非洲猪瘟是一个防治困难的疾病,没有疫苗,没有治疗手段,病毒又很有活力。”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  冯忠武:

“从1921年肯尼亚发现这个疫病以来,目前国际上有60个国家,发生了非洲猪瘟的疫情,到目前仅仅只有13个国家根除了非洲猪瘟疫情,其它国家目前这个疫病还在流行,那么这就说明非洲猪瘟的防控难度是非常大的,而在这13个国家里面,根除比较成功的,最短的国家用了5年时间,最长的用了36年,这样给我们一个启示,我们既要做好打攻坚战,同时也要做好长期打持久战的准备。”

现在可以明确地讲,非洲猪瘟不是人畜共患病,只会传染猪,不会感染人。而从整个生猪产业的角度来看,我国是世界上生猪生产和消费最多的国家,如果防控不好,就会严重影响整个生猪产业。农业农村部日前发布的消息显示,经过各方面共同努力,当前全国疫情处于点状散发状态,疫情总体可控。但同时要看到,传统养殖结构难以短时间内根本改变,疫情传播途径错综复杂,防控形势仍然复杂严峻。目前,我国正在组织技术攻关,开展疫苗研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源央视网焦点访谈,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农业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非洲猪瘟风险防范工作的紧急通知(农办医〔2017〕14号)-大畜牧
农业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非洲猪瘟风险防范工作的紧急通知(农办医〔2017〕14号)-大畜牧

哈兽研在鸡马立克氏病病毒拮抗宿主天然免疫方面取得重要进展

上一篇

甘肃第1起非洲猪瘟!庆阳市庆城县驿马镇一养殖户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已有 0 条评论

分类栏目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