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对“生猪产能过剩论”的看法如何?9-12月将出栏466万头?

9月8日,新希望召开电话会议,有招商证券等投资者、分析师和研究员共309人参加会议,新希望董事长刘畅、总裁张明贵等人进行交流。此次交流会议,主要是新总裁张明贵上任第一次亮相,讲了自己在新希望12年的历程和在地产板业的业绩,并且如何开展生猪板块的工作及发展。

之后还回复了“生猪产能过剩论”,针对这个20亿头的数据,新希望说,如果要有20亿头猪的产能,按照目前的投资强度,大概需要资金两万亿元以上。目前就算新希望一年以这么快的增长速度,一年的资本开支也就在300亿,全社会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内,这些企业如何能够筹措到两万亿的资金来做二十亿头猪的产能投入,觉得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另外,新希望称中国环境的承载能力,实际上不允许有这么大规模体量的产能。从在生态环保部了解到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政府批准,完成环评手续的生猪养殖项目,涉及到的产能只有1.57亿头,远远达不到市场传闻的水平。

新希望称,猪价一旦跌破20元,甚至说再略低一点,跌破了大部分的养殖成本线的话,扩产的企业和养殖户大部分都会选择观望或者是出清,不可能持续下跌到4元到5元的水平。

新希望说今年800万生猪任务一定能实现,根据新希望最新公布的生猪数据来看,2020年1-8月累计销售生猪334.34万头,离800万头目标差466万头,剩下的4个月,平均需要销售115万头/月。而8月生猪销售67万头,如果真的实现的话,那9-12月这4个月是生猪大出栏时期。

相关链接 :新希望8月生猪销售数据

以下内容是投资交流内容实录:

一、公司新任总裁张明贵做自我介绍

各位投资者下午好,感谢大家对新希望六和的认可和支持,很荣幸担任新一任新希望六和的总裁,下面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个人经历。

首先,2008年毕业后便到新希望集团工作,目前已经工作12年,在集团相关产业板块,从传统产业、新经济、数字经济、金融、环保等领域都有经历,对于跨行业的理解和整合具有优势,对农牧产业有独特理解,并且目前仍担任金融板块、数字板块的相关董事。

其次,长期作为刘永好董事长助手,对眼界、格局、市场敏锐度有深刻的影响,对战略推动、规划有独特理解,这也和公司长期发展的主线相契合。

第三,本人1982年出生,在总裁级别职位上工作了6-7年,在不同的产业板块工作过,年轻、阳光、工作具有激情,在战略落地上具有超强执行力,善于打攻坚战。

第四,早年便出任集团副总裁、党委书记,并在社会上重要组织上担任职务,比如全球川商总会秘书长、四川省人大代表,同时也是多个协会的负责人,这些经历也让本人对集团内、外部相关管理资源、经济资源、社会资源有很好的整合能力,对于公司战略落地,能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第五,个人一毕业便在新希望工作,受到集团价值观熏陶,得到了整个体系的训练,擅长帮助企业短期内获得成长,同时也能保持长期健康发展,这不仅需要硬指标,也需要软实力,比如在组织打造、团队建设、文化塑造、机制设计、体系化、数字化、底层架构等方面,个人也有很深刻的体会和经历。通过软实力作用于长期硬实力的发展,帮助公司在生猪产业快速推进的同时,也让下一阶段增长的规模和质量更健康可持续。

最后,本人长期配合刘畅董事长工作,生活中也有很多交互,性格相投,工作默契度非常高。

二、董事长刘畅介绍聘任张明贵为总裁的相关情况

今天是公司新、老总裁交班的日子,这是一种人才迭代,也是新时代、新任务的安排。公司在互联网环境下通过自身发展总结出一套有关自身迭代和变革的、符合客观实际的方法论——“五新战略”,即新青年、新赛道、新机制、新责任、新科技。

新青年意味着在新的社会环境下有新的生活观、行业观、技能观,新赛道要求即使是老的行业也能开拓出新的赛道,能使用新科技、新机制,并挑起新的责任。

对张明贵总裁的聘任是公司对五新战略的贯彻和体现,在目前这样一个时代中,虽然猪价有一个超常的表现,但是时代机遇并不只是猪价。我也在亚布力论坛中提出新长期主义,在今天除了猪价之外还有更大的机遇,公司不应该只关注价格,还要做长期组织优化,使组织更加扁平、敏捷、数字化。所以公司需要拥有跨行业能力、领导魅力、现代化、数字化思维模式的人,需要有资源整合能力、沟通能力、打硬仗、有执行能力的人。在这样的背景下做这样的人才迭代是主动的、积极的,并且邓成总裁也全程参与并且支持本次安排。邓成总裁过去几年以一流的领导力,战略执行力,组织管理能力带领全公司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我们的市值也从200多亿成长到1500亿以上的市值,为公司养猪战略的落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具备了面向未来的能力,他也会继续在集团担任其他职务。

三、问答环节

1. 请问明贵总,之前是什么让您在地产业务上取得如此瞩目的成绩吗?

A:地产上不敢说有很大的成就,但是跟行业比,5-6年了确实取得了50倍以上的增长,有几方面原因——

第一,还是源自于集团整个体系的支持和认可。我本身在集团一直担任领导班子成员,是集团的党委书记。没有集团的支持和肯定,地产发展肯定会受到局限。今天我来新希望六和,不仅是我自己来了,也带来了一些集团的认同和支持。

第二,我们很早对地产做了一个清晰的规划,地产业务的高速增长不是在行业的黄金时代,而是在行业的白银时代。这跟刘畅董事长说的长期主义是一样的。面对地产白银时代,我们认真研究了之后,制定了一个十分清晰的战略。在我们营业收入水平不太高的时候,就定了一个用2-3年的时间去实现10倍增长的目标。定了战略目标之后,就匹配相应的资源、机制和团队,用未来的规模和人才干今天的事情。

第三,我们在软实力打造上不遗余力。我提出了奋斗新希望,健康新希望,公益新希望等一系列的口号。这些不仅是口号,还是工作的一种理念。尽管我们获得了高速的成长,但很少看到新希望地产从其他某个企业里面挖了一个高管,也没有哪个企业挖走我们的高管。我们非常注重培养自己的高管干部。新希望六和的前任总裁邓成,也在新希望奋斗了二十年,是我们土生土长培养的干部。邓成既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大哥和老师。我入行的时候也是他带着我,我们感情非常好。他也给予我很多的指导。今天,由我来接他的班,我也是一毕业以应届生的身份加入新希望,因此我理解对于一个企业的认同和忠诚,这些力量对于打造企业的软实力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尽管我们的地产的规模很小,但是我们很早就在各个维度对标最好的企业。当时我们内部做了一个“潜龙计划”,向各个领域、各个代表去学习,其中包括有龙头代表,我们每个季度都做一次。行业资源的整合也带给我们很多启发,带给我们很多高目标。

第五,还是来自于信仰的力量和信任的力量。我们讲长期主义,本质上商业逻辑的背后是信仰,是对农业行业的感情,对行业本质的理解。因此坚持行业慢牛和长牛才能走得更远。我们坚持信仰,坚持内外的狼性,带给我们非常信任的环境,让团队甩开膀子干。这次由我配合畅总来搭班子,我们的性格很相投,都比较直爽,相互之间在各自的权责范围内都能够甩开膀子干,一定可以实现一加一大于二,大于三的结果。

这是我过去在地产业务上的一些经验和体会,来了新希望六和之后可能会有一些差别,但是我相信还是会有一些共性之处。

2. 以前看地产行业,现在看养猪行业,有很多类似的情况,很多企业提出了很多野心勃勃的目标,但是实际落地执行的情况有千差万别的差异,明贵总裁在地产行业的经历,对于项目落地或者其他方面,有没有什么心得经验可以带到新希望六和?

A:我简单讲一下跟新希望六和会有共性的地方。新希望六和盘子很大,员工很多,尤其在生猪养殖战略里,涉及到生产建设等一系列的事情。对比地产,从拿到生产资料,到拿到生产的产品,应该要2-3年的时间,整个项目建设的规划性、计划性非常强,地产行业非常强调计划的科学性,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任务和每一个指标都分到了每一个人的头上,也分到了每一天,也有比较强的考核机制。今天我们推进新希望六和各大业务的时候,例如的养猪战略数倍的增长,其实也需要极强的计划性,以及管理的颗粒度,也需要整个管理标准非常的狼性和运营的刚性,从运营管理来讲这是比较大的共性。

第二,地产是以买地作为生产,作为未来效益的基础,今天我们养猪也是一样,拿地很重要。我们的地产板块尽管达到了千亿级销售的规模,但没有一块地是亏损的。这实际上对于投资标的,对于管理的颗粒度指标的强制化是十分重要的。现在大家都在养猪,其实养猪场的区域选择的布局,也是很重要的。我们的养猪场的布局、地区的选择会带来很多的不一样的东西,成本不一样、效益不一样,我会把地产的选址经验也带到了养猪的战略布局中。我也看了同行的布局,我觉得我们的布局是非常科学非常合理的。比如我们先选了一块地,但我们放弃了,同行后面来了接手,就会有效果的差别。

第三是使命必达。地产讲的是狼性,对结果的追求,这个体系是比较成熟的。新希望六和的员工人数接近10万人,如何将团队高效运转起来,需要强大的执行力,也需要员工的狼性。

董事会秘书胡吉补充——

虽然明贵总是昨天公告履职新希望六和的总裁,但在过往,明贵总担任新希望集团的副总裁,新希望地产的总裁,他已经深度参与了新希望六和的养猪战略过程中,他在三个方面的参与是很深入的。

第一,新希望六和整个养猪战略的策划和制定,明贵总作为集团副总裁,实际上是全程都参与我们的讨论过程。

第二,明贵总原来在四川省是我们集团总部的负责人,又是全球川商总会的秘书长,他在地产这一块的拿地上有很好的机制和优势,实际上明贵总在集团的时候已经全力协助新希望六和在全国各地拿养猪的地块。仅在四川省,我们就已经布局1000万头以上的产能,这当中绝大部分都是明贵总领导的新希望四川省区域总部、以及新希望地产和川商总会帮助我们对接地方政府,帮助拿到这些土地,而这些土地都是在高价区,高利润区。

第三,明贵总领导的新希望地产在工程建设方面有很多的资源。我们要快速建设,关于资源的匹配,有很多需要向地产学习的地方。明贵之前在任地产总裁的过程中,就已经带领了原来的团队以合作的方式帮助新希望六和建设这些猪场。明贵总对于我们的养猪战略是非常熟悉的,长期都有参与,他很多在原来工作中形成的工作习惯和经验都已经参与到我们的养猪战略过程中。在熟悉细节的方面可能明贵总还需要一些过程,但是在大的框架方面,明贵总是完全不陌生的,明贵总是深度参与的。

3. 如何看待今天公司及行业股价的大跌?

A:近期新闻媒体报道,有友商说生猪产能已经到了20亿头,猪价甚至有可能跌到四、五块钱,也有一些分析师甚至说猪价的暴跌即将开始,这可能是我们今天行业出现调整的原因。这其实也是我们自身目前在深度思考的,我们的养猪战略过程到底处于什么阶段、如何做好准备应对未来形势的变化。

首先,针对这个20亿头的数据,我们不太清楚数据是从什么地方拿到的,是不是经过了认真仔细、负责任的核实,我们到现在为止没有找到一个特别确切的出处,能佐证同行提出来的未来20亿头猪。从我们对行业的了解,如果要有20亿头猪的产能,按照目前的投资强度,大概需要资金两万亿元以上。目前就算新希望一年以这么快的增长速度,一年的资本开支也就在300亿,全社会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内,这些企业如何能够筹措到两万亿的资金来做二十亿头猪的产能投入,我们觉得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其次,我们觉得中国环境的承载能力,实际上不允许有这么大规模体量的产能。从我们在生态环保部了解到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政府批准,完成环评手续的生猪养殖项目,涉及到的产能只有1.57亿头,远远达不到市场传闻的水平。

第三,在这样的基础上,特别是这一轮非洲猪瘟,实际上很多的投资人关注到的是产能的损失,整个的中国养猪产业的养殖效率和成本方面的损失。我们现在看到因为非洲猪瘟的影响,整个中国养猪行业的养殖成本是急剧抬高的,行业的普遍成本,甚至是部分上市公司的成本都超过了20块钱。新希望因为猪瘟防控做的非常好,猪只的损失率极低,所以成本仍然能够管控在一个合理的水平,而且我们还制定了一个长期的极致成本计划,但是全行业的情况来看,因为非洲猪瘟的影响,在成本和效率上的损失很明显。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觉得猪价一旦跌破20元,甚至说再略低一点,跌破了大部分的养殖成本线的话,扩产的企业和养殖户大部分都会选择观望或者是出清,不可能持续下跌到4元到5元的水平。

所以,我们觉得市场传闻的信息来源是存疑的,而这个背后的逻辑,我们从从业者的角度来说,是经不起推敲的。

但是我们也非常关注市场的这些变化,今天我们在组织上的调整,也是着眼于未来市场的变化,要打造出面向未来的能力。我们很早就在布局,在加快产能扩张和发展的同时,要着眼于培养长期的核心竞争力,要着眼于说未来在明年、后年或者在某一个时间点,怎么样能够度过行业的低谷期。

首先,我们的布局目前来看是全行业最均衡的,我们的高利润区和高价区的产能布局占比超过70%,绝大部分都在东南沿海、广东、广西、以及四川这些高价区域,这是我们的一个很重要的力量支撑。

其次,我们在全产业链方面是全行业布局最完整,而且经验积累最丰富的。我们从前端的饲料,到种猪,育肥,到屠宰、食品深加工都有很完整的产业链,而且有丰富的经验,这个也可以平滑行业的周期性波动。

第三,我们未来的产品,除了商品猪之外,实际上也已经具备了未来向市场输出种猪,或者是在行情合适的时候输出仔猪的多元化产品的能力。我们可以根据行情的变化,及时调整各个产品相应的占比来平滑周期。

最后,但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现在就要提前着眼于未来的行情变化的需要,要打造极致成本能力。我们已经从内部从公司总部到各个养猪纵队,到聚落,到分子公司的四级组织体系,都成立了专门的极致成本小组,确立专门的极致成本的目标,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专项激励机制和整体达标的激励体系,同时我们确立的时间节点,每三个月复盘一次,希望通过这种复盘,扎扎实实的一步一步落地,通过四个方面、十五项措施能够把它落实好。希望到今年年底的时候,自有猪苗的成本能降到13.5元,明年能降到11块钱到12块钱。同时我们也希望在这个基础上能够力争有所突破,做到更低的成本,始终能做到行业的最优成本。

除了这个之外,我们还需要着眼于未来市场形势的变化,怎么样在目前高速发展的阶段度过去之后,提前谋划和布局未来新的组织体系、人才体系,各个方面的核心竞争力。而这些工作不是说要等到所有的猪都出栏了,或者更高的目标出来了之后再去布局,那样的话对于新希望来说就晚了。新希望的一贯的传统是“快半步”,现在的阶段,实际上2500万头,4000万头出栏这种大的格局已经确立了。只要扎扎实实的按照既定的战略规划落地,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我们非常有信心今年800万头一定能够实现,明年的2500万头和后面的4000万头都能够确保落地。在这个阶段我们需要提前在组织上、人才上要提前做筹划和准备。着眼于未来,结合各方面,这些措施能够在哪怕是猪周期有新的波动,有更多的不确定性的时候,始终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这是我们的整体的战略的考虑,也结合着周末一些市场的传闻,跟大家做这样的一个反馈和回应。

【据公司生猪公布来看,2020年1-8月累计销售生猪334.34万头,离800万头目标差466万头,剩下的4个月,平均需要销售115万头/月,而8月生猪销售67万头,似乎9-12月这4个月生猪大出栏时期。】

4. 公司往食品或者数字化转型大概取得的一个进展和方向是什么样的?

A:涉及到数字化的问题,这是我们的一个秘密武器,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划和落地的过程中,还没有完全定型,还不适合在这个阶段就跟投资者做过多的交流。

5. 公司的基本面才是对股价最强硬的支撑,想问一下公司现在在建工程的进度?

A:2020年目前已经竣工的产能1800万头。在建的,即930项目是1200万头年产能,目前来看都没有逾期,按节奏完成。公司种猪储备能够在这个时间点快速上量,其实都源于930项目的如期完成。在2021年三月底完工的项目是保证有1000万头年产能。这也是支持2022年出栏有4000万头的核心原因。

来源:大畜牧综合企业公告

农业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非洲猪瘟风险防范工作的紧急通知(农办医〔2017〕14号)-大畜牧

人已赞赏
企业关注养猪

【8月生猪数据】新希望8月生猪销量和收入均创历史新高

2020-9-8 15:23:07

关注猪价

2020.09.09-今日猪价8省跌0涨,多数猪企8月生猪销量同环比均增长,今年全球已发生8771起非洲猪瘟疫情

2020-9-9 11:34: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