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瘟下的吉林:雏鹰农牧有33.8万头仔猪饿死。

温氏和牧原扩产的猪场设施设备已到位,由于种猪受限调运,无法生产。

近期,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和全国畜牧总站在吉林省进行了相关调研,抽调一个发生过疫情的生猪生产大县和一个未发生过疫情的生猪生产大县。调研的重点包括了解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变化,仔猪存栏和销售变化、猪肉市场供应情况、稳定生猪生产和恢复生猪产能的主要措施以及当地种猪企业生产情况等,意在摸清当前生猪产能下降的幅度和主要原因,以期为行业未来发展提供参考。

(吉林省非洲猪瘟疫情情况)

2月20日~21日,调研组赴吉林公主岭市和农安县开展生猪及产品调运政策落实情况督导,进行生产形势调研。总体看,吉林省对稳定生猪生产工作较为重视,按照农业农村部23号文要求认真规范生猪及生猪产品调运活动,出台了落实疫病防控要求、促进产销对接、强化技术指导服务、加强监测预警和舆论引导等一系列措施稳定生猪生产,生猪产销秩序逐步恢复正常,但多数养殖场(户)担忧疫情不敢补栏,生猪产能下降幅度仍然较大。具体报告如下:

    生猪产能明显下降,猪价有所回升,“不敢养”“不能养”问题突出

1月份,吉林省定点监测村当前生猪存栏同比下降28%,能繁母猪存栏同比下降23%;定点监测规模场生猪存栏同比下降15%,能繁母猪存栏同比下降38%。生猪调出大县存栏降幅更大。公主岭市当前能繁母猪存栏约7万头,较去年同期减少近一半;农安县当前能繁母猪存栏约10万头,同比下降35%。

公主岭市刘房子镇现存栏能繁母猪3500头,同比下降42%;黑林子镇生猪存栏由12万头减少到现在不足4万头。农安县2018年9月发生疫情,11月份疫情刚刚解除时仔猪价格跌到200元4头。虽然近期当地仔猪价格有所上涨,20公斤的仔猪售价达到600元,但基本上是有价无市。该县开安镇生猪存栏由13万头减少到现在的不足8万头,与广东温氏合作的18个农户现存栏生猪6万头,同比下降15%。牧原集团在农安县的两个育肥场存栏11万头,仅为实际生产能力的30%。星源家庭农场现存栏生猪同比减少超过一半,能繁母猪存栏103头,同比减少21%。

    产能下降原因

    一是担心疫情风险减少饲养。尤其是散户和中小规模户,多数都不敢补栏。在农安县座谈时邀请了5户中小规模户,只有2户参加,有3户以担心疫病传播为由未出席。

    二是种猪调运不畅无法补充。广东温氏和河南牧原在吉林的养殖场今年都有扩大规模的计划,设施设备也已就位,但受困于种猪跨省调运限制,无法扩产。温氏集团在公主岭市的一个年生产9万头仔猪的扩繁场,能繁母猪逐步淘汰,但无法从位于河北邯郸的温氏种猪场调运二元母猪,能繁母猪存栏由4000头减少到3000多头,减少20%,已建成的年生产仔猪20万头的扩繁场未能按期投产。牧原集团也面临同样问题,由于后备母猪调不进来,在农安县的三个种猪场能繁母猪存栏下降到1.2万头,半年来减少3000多头。

    三是因资金紧张被迫压减产能。公主岭市养殖户郭晓焱反映,生猪存栏由3000头减少到600头,能繁母猪由200头减少到40头,主要原因是资金紧张,难以周转。雏鹰农牧在洮南市的40万头规模猪场的负责人反映,由于资金困难,去年9月以来,企业库存饲料原料告急,养殖场被迫三五天喂一次猪,洮南市政府紧急调拨的1万吨玉米也只维持了12天,截至今年1月份有33.8万头仔猪饿死。

    地方反映的问题和建议

    一是中小养猪场(户)生物安全体系薄弱。公主岭市和农安县作为生猪调出大县,年出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化水平不到50%,中小规模养猪场(户)仍然较多。这些场(户)养猪设施设备条件简陋,面对新传入的非洲猪瘟疫情全无应对经验,防护、消毒等方面不得要领,有的甚至在购买饲料、出售肥猪等方面都唯恐疫病传入,处于极度焦虑状态,只能大幅度压减产能。

    二是一些地方采取抬高技术门槛的做法变相限制生猪合法调运。有的企业反映,一些地方要求企业出具各种疫病的检测报告多达100多页,根本就是不想让外省的生猪及生猪产品进入。吉林省是通过国家审定的免疫无口蹄疫区,有些调入省份却坚持要企业提供口蹄疫检验证明。吉林省生猪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张树敏反映,其实验站猪场想从上海调入种猪,当地要求每头种猪每种疫病都要找第三方检验,每头种猪检验费算下来需要700元左右,企业望而却步。

    三是基层畜牧兽医体系薄弱。乡镇一级没有检测手段,检疫出证的主要方式就是现场看一看调运的生猪是否健康。

    四是屠宰企业非洲猪瘟检测要求短时间难以落实到位。吉林省按照农业农村部119号公告要求,下发了《关于切实加强屠宰环节非洲猪瘟检疫检测及肉品品质检验工作的通知》(吉牧防发[2019]37号)。截至目前,县级以上57家生猪屠宰企业中只有18家配备了PCR检测设备,主要是需要向省外调运生猪产品的企业。省畜牧业管理局要求其他企业3月1日前全部配备检测设备和试纸,但难度较大,特别是一些乡镇的小型屠宰企业难以落实。

—广告推荐—

—广告结束—

    主要建议:

一是加强洗消中心建设。东北地区冬季较冷,车辆消毒是个大难题。建一个消毒加烘干的洗消中心,基建70万元,设备30万元,总计约需100万元,费用较高。

二是补贴检测费用。单批次生猪血样PCR检测成本200元,车辆消毒费用约30元,加上其他检测费用,流通成本明显增加,养殖场(户)希望财政给予一定补贴。

三是加强基层防疫条件建设。保障交通,配备相应的快检设备,提高人员待遇,调动积基层人员的极性,理顺疫病防控追责机制,减少瞒报情况的发生。

四是完善区域疫情联防联控信息体系,增强重大动物疫情预警预报能力。

五是构建疫病防控培训体系。制定高效消毒标准操作程序,加强对养殖场(户)的技术指导,提高生物安全水平。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中国畜牧兽医报,史建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大畜牧 关注畜牧业 服务畜牧人

人已赞赏
关注

全国畜牧总站发布:最新非洲猪瘟防控措施及手段

2019-3-31 16:08:55

关注

调研非瘟下的重庆和江苏:小散户逐渐退出,屠宰生猪数量同比减少90%

2019-3-31 16:46: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