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我国非洲猪瘟疫苗研发进程

近期,遇见一位老同事,他是疫苗销售员,由于非洲猪瘟疫情爆发,猪场封锁,基本不给外人进入,所以业务不好做,况且猪也少了很多,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非瘟疫苗早日出来。

这一愿望,不仅是他的愿望,也是所有养猪行业人的愿望。

非瘟疫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会有呢?

一想到非洲猪瘟,从1921年在非洲发现后,至今近百年时间,仍然没有有效疫苗出现,内心顿时凉了半截,感觉实现这个愿望是那么艰难。

那我国研发非瘟疫苗,现在到底到哪个阶段了?

2018年8月3日,我国在沈阳爆发了第一例非洲猪瘟疫情。

2018年底,我国哈兽研非瘟实验室在非洲猪瘟病毒(ASFV)病原生物学和分子流行病学方面取得系列进展。该实验室成功分离了我国第一株ASFV,为我国ASF疫情的有效防控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为检测技术和防治疫苗研发奠定了重要基础。

2019年1月12日,我国正式启动非洲猪瘟病毒基因缺失活疫苗研制项目。该项目以非洲猪瘟为重点研究对象,研究非洲猪瘟病毒传染源、主要传播路径等流行病学规律及其遗传特性,创制具有良好安全性和免疫保护效果的非洲猪瘟病毒基因缺失活疫苗,这对于我国防控非洲猪瘟,保障养殖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2019年1月23日,国际知名学术期刊《自然·通讯》,在线发表了复旦大学及四川大学关于非洲猪瘟病毒来源的DNA连接酶(AsfvDNAL)的研究成果。该研究为针对非洲猪瘟病毒DNA修复通路蛋白的药物设计提供了结构基础。

2019年5月24日,中国农科院科研进展通报会介绍,哈兽研自主研发的非洲猪瘟疫苗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创制了2个非洲猪瘟候选疫苗,临床前中试产品工艺研究初步完成。下一步,中国农业科学院将在疫苗实验室阶段研究进展的基础上,加快推进中试与临床试验,以及疫苗生产的各项研究工作。

(视频时长:39秒)

至于非洲猪瘟候选疫苗的中试和临床试验,是否已开始,目前还没有官方消息公布。

但6月27日,哈尔滨维科针对近期流传将生产非洲猪瘟疫苗并推广应用的不实传闻做出郑重声明(下图)。无风不起浪,疫苗虽然没有在生产,但中试和临床试验已开始,非常有可能。

前段时间传言,今年8月有非瘟疫苗上市,猪场就能开始使用非瘟疫苗了。

2019年5月17日,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陈光华在第六届全球猪业论坛暨第十六届(2019)中国猪业发展大会上说,这是谣言,不可信的。近两年来疫苗面世的可能性非常低,既安全又有效的疫苗短时间内无法研制成功。

另外一位不愿具名的猪病专家表示,虽然非洲猪瘟疫苗研制取得一定进展,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由非洲猪瘟病毒的复杂性决定的,短期内不可能有疫苗,不要太乐观。

还有观点称,候选疫苗从实验室阶段到田野阶段,以至最终商品化,确实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也仅是时间问题,重要的是科研人员迈出了重要一步。

2019年7月4日,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说,我国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但是,非洲猪瘟疫苗研发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到目前为止在国际上也没有任何一种非洲猪瘟的疫苗被批准上市。疫苗研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特别是对疫苗的生物安全性要求非常高,尽管我们有了好的起步,但成功研发出安全、有效、质量可控的非洲猪瘟疫苗任重道远。

目前还没法给出下一步非洲猪瘟疫苗研发的时间表,这是科学研究,无法给出时间表。我们国家非常重视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在经费上可以足量保证研发工作的需要。

2019年9月10日,中国农业科学院举办的“非洲猪瘟防控与生猪复养技术推介会”上,中国农科院发布称,由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自主研发的非洲猪瘟疫苗——一株双基因缺失弱毒活疫苗,已完成了实验室研究,突破了以原代骨髓巨噬细胞实现疫苗规模化生产的重大技术瓶颈,完成了兽药GMP条件下的中间产品制备和检验。目前已提出生物安全评价申请,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2019年10月18日,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农业科学院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我国科学家首次解析出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的精细三维结构。该成果论文已于10月18日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发表。这一成果为开发效果佳、安全性高的新型非洲猪瘟疫苗奠定了坚实基础。
该研究采用单颗粒三维重构的方法首次解析了非洲猪瘟病毒全颗粒的三维结构,阐明了非洲猪瘟病毒独有的5层(外膜、衣壳、双层内膜、核心壳层和基因组)结构特征,病毒颗粒包含3万余个蛋白亚基,组装成直径约为260纳米的球形颗粒,是目前解析近原子分辨率结构的最大病毒颗粒。

2019年10月18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步志高透露,中国研制的非洲猪瘟疫苗已经完成实验室研究阶段,主要的实验数据和结论已经得到,正在接受同行专家评估。

2020年3月1日,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在线刊载了哈尔滨兽医研究所题为“A seven-gene-deleted 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 is safe and effective as a live attenuated vaccine in pigs”的研究论文,报道了一株人工缺失七个基因的非洲猪瘟弱毒活疫苗对家猪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该研究团队还证明,该疫苗株可在SPF猪原代骨髓细胞高效培养,一头健康仔猪的原代细胞能制备出至少20万头份的疫苗,完全具备大规模生产条件。

2020年3月19日,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魏宏阳先生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畜禽产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已经有单位向农业农村部提出开展临床试验的申请,我们已经收到了这个申请,正在组织专家指导这些申请单位,完善临床试验的方案,争取尽快的开展临床试验工作。

2020年3月26日,财新记者向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步志高求证,他表示,“农业(农村)部已经批准做一个临床试验,后续还在按部就班地做,(做)半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都有可能,就是按照一个正常的程序。”一位哈兽研的专家告诉财新记者,他们“刚刚确定试验猪场”。

2020年8月18日,从农业农村部获悉,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自主研发的非洲猪瘟疫苗进展顺利,在前期完成候选疫苗株实验室和中间试制阶段研究的基础上,目前已完成疫苗环境释放试验,即将进入扩大临床试验和生产性试验阶段。更多详情点击查看▶▶

之前,仇华吉老师在2019山河论坛上,也分享了他对非瘟疫苗的想法。他说,疫苗的应用还是要慎重,从技术层面上慎重,从将来防控净化的角度更要慎重,一个不成熟的疫苗,可能对我们的行业和产业造成损害,是难以估量的。

将来有没有可能使用疫苗?是有可能。疫苗的保护力没有必要追求百分之百,甚至在目前的生物安全下,只有少量的病毒才有可能进去,百分之四五十、百分之五六十的保护率也是可以接受的。免疫接种不能干扰疫情的监控,否则就不知道是感染的还是接种的。将来启动净化计划,不知道哪个是感染的哪个是净化的,这个比较麻烦,这是比较现实的问题。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之前,疫苗匆忙上市的话对未来的疫病防控是不利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你在实验室有效,在实际猪场有没有效?西班牙、葡萄牙他们之前用过疫苗,用了疫苗之后病毒毒力返强,造成部分猪的感染,有的死亡率达到10%、20%,这是很难接受的。今后这个疫苗能不能使用?使用谁的疫苗?这里面还有政策的问题、商业博弈的问题,当然还有国际的问题,特别是用活疫苗,放在猪的群体里面,不是你自己一家的事。

仇老师是站在更大更广的角度去分析问题,而此时此刻,对于我们养猪人来说,又要困惑了。

如果非洲猪瘟疫苗的出现,弊大于利,你会如何选择呢?

A:听专家的,那就不使用疫苗,做好生物安全;

B:有疫苗,不管如何,当然要试一试,使用了才知道效果;

C: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市场效果再决定;

D:其它(可留言补充 )

★★★最后,在非瘟疫苗出现前,做好生物安全,还是第一要务。

版权声明:本文为大畜牧原创文章,转载必须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链接。

农业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非洲猪瘟风险防范工作的紧急通知(农办医〔2017〕14号)-大畜牧

人已赞赏
关注养猪

【非瘟防控】手把手教你建设洗消中心

2020-10-26 14:52:06

关注猪价

2020.10.27-今日猪价大多数省份迎来上涨,四川发生1起非洲猪瘟疫情,今年因非瘟累计扑杀生猪1.35万头

2020-10-27 11:28: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