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养猪人的声音,不放弃不冒进顺势而为天地宽

四川省农业厅信息中心近日发布了今年第13周生猪监测,省内67个监测县猪价大幅下跌,育肥猪每公斤最低价已经跌破10元,养殖户出栏一头肥猪已亏损达90~150元不等。

春节一过,养殖业忙于补栏几乎是铁的规律。然而记者3月初在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走访,无论是大企业还是上规模的小业主,乃至于以家庭为单位的散养户,均未出现这样的势头。

原因很简单,大家普遍对今年生猪养殖业行情不大看好。成规模的小业主和大企业都表示已经上了这条船,不可能轻言放弃,但也不会盲目冒进,只是依然顺势滚动发展而已。

去年中央、省环保督查,让四川生猪养殖业经历了一次洗牌。可喜的是,经过去粗存精,而今养殖企业仍能不忘初心、沉着应对,对行业的长远发展趋势更是信心满满。

一些业内人士分析,尽管一些企业正在布局“南猪北养”,但短期内四川等南方大省依然是生猪养殖、调出和猪肉消费大省。

乡村旅游带热农家自产猪肉

嘉陵区大通镇芝麻湾村的黄忠海,从2008年起养猪,如今整整10个年头,其养殖规模从年出栏50头到现在的500头以上,每一步的艰辛迈出都为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说起今年的行情,老黄笑着直摇头:“估计不大好。根据过去几年行情波动的规律来分析,今年应该是个低谷。”老黄说,2016年行情最好,春节后还能卖到20元/公斤,去年行情也比较好,同期价格为16元/公斤,而今年同期则下滑到12元/公斤。“猪价日渐下滑,而饲料成本和人工成本却逐年增长,这便会更加加剧整个行情的恶化。”

目前黄忠海的养猪场里还存栏30多头,其中100多公斤重压栏的肥猪还有10多头,另有能繁母猪9头,后备母猪17头。因为是自繁自养,老黄没打算急于把空着的圈舍补满,而是等那9头能繁母猪产仔后自然发展,今年的出栏量估计会比去年少。“今年我不多担心损失,到明年六七月份,我的猪大量上市时,行情估计会有所好转。”老黄信心十足地说。

去年下半年起,黄忠海就陆续淘汰了近20头母猪和一头公猪,而在补充后备母猪时,有意识地将生产期计划在明年1月以后。另外,黄忠海还在村里办起了农家乐,每年可消耗自家养殖的30多头猪。随着村里的乡村旅游越来越旺,农家乐自销猪肉量还会增加。

老黄准备在今年加大猪肉品质的提升,以稳定和巩固市场需求。他打起了绿色养殖和无抗养殖宣传牌,想以此在不好的行情中赢取更好的市场价格,最终求得在出栏量稍减的情况下总的收入不减。

规模养殖从内部管控中挖潜

“今年一开局就不好,东北猪价已经降到了10元/公斤,四川虽然比东北高,但也不过12元/公斤,最近几乎每天都在降。”说起今年的行情,四川天兆猪业有限公司总部基地高层管理人员王元洪直摇头。“大企业已是‘骑猪难下’,不可能放弃,只有继续前行。”

至于如何前行,王元洪道出八个字:夯实基础,蓄势待发。作为国内种猪行业的龙头企业,天兆猪业目前已在全国发展了30多家分公司,四川就有8家。尽管今年行情不看好,商品肥猪的价格走低直接会影响到种猪的需求量和价格,但“四川天兆”仍在扩张,南充市内准备新建存栏2200头种猪的规模场,并欲从国外引进1000头优质种猪。

王元洪说,随着经济绿色发展的呼声日益强烈,以家庭为单位的散养最终会退出,一些小规模的养殖场也将逐渐萎缩,这便给大企业创造了攻城略地的条件。因此,趁行情低谷期苦练内功,夯实基础,为迎接下一个高峰蓄势十分必要。

“具体办法就是加强内部管控,尽量扩大资产利用率,努力提高种猪质量以及产仔率、存活率,提高人工效率。如果产品优但成本反而低,那能更具竞争力。”王元洪说。

记者的走访也印证了王元洪的话。元宵节刚过,在南充火车站,来自嘉陵区木老乡的陈先生带着妻子准备去上海打工。他家已经三年不养猪了,像他这样的家庭近几年完全放弃养猪的很普遍。主要原因是农村劳动力普遍外出,留守老人难以承担养商品猪的重体力和高成本,加之农村交通状况及消费观念大为改变,平时买新鲜猪肉甚至年底购买年猪正在成为主流。

转方式,强基础,养好“扶贫猪”

据四川省农业厅统计,受诸多因素影响,2017年四川生猪出栏量比上一年降低5%,但仍然交出了出栏6579.1万头、总量居全国第一的良好答卷。四川依然是全国生猪养殖大省、生猪调出大省和猪肉消费大省,四川省农业厅日前印发的《全省农业四区四基地建设实施方案》中提到,用5年时间把四川建设成全国国家商品猪战略保障基地。由此可见,这一系列响亮的金字招牌还将继续保持下去。

然而,时下业内热议的“南猪北养”会不会对四川这样的养殖大省造成影响呢?王元洪说,由于北方人口密度小、土地资源广、饲料成本低、环境承载能力强等因素,确实吸引一些大企业向北战略转移。但南方市场对猪肉消费需求旺盛,加之脱贫攻坚的政治任务让不少大企业立足本地仍是不二选择。

去年,四川天兆猪业有限公司就在嘉陵区与贫困户及农业投资担保公司三方合作。投资担保公司组织全区贫困户以小额信贷集中入股建设脱贫奔康产业园,然后租赁给他们,租金用于偿还贷款本息,并每年给贫困户分红,仅这一项又为公司增加10万头的年出栏量。

通过这种机制,嘉陵区3家银行共放出9474万元小额信贷,投资担保公司在全区建设了20个脱贫奔康产业园,其中包括32个养猪场和18个种植业基地,打破乡镇、村社界限共吸纳了全区6667户贫困户利用小额信贷入股到产业园,每年可获得稳定分红。

在嘉陵区世阳镇小院寺村,年出栏3000头规模的养猪场以及与之配套的一个种植业基地已经建成,即将投入使用。养猪场为三层封闭式结构,猪关在第三层,猪粪通过漏缝地板落到第二层,然后干湿分离,干粪通过刮粪机刮入发酵池初步发酵,稀粪进入沼气池发酵,发酵过的干粪将运送到全区统一建设的有机肥厂,沼液引入到种植业基地。

逢贱莫懒逢贵莫赶

隔几年一个“猪周期”,无论大小业主,不管实力强弱,通通难逃亏损厄运。亏那么一两年,又得拿好年景赚来的钱去填补,拉通来算,利润微薄。

近几年,养猪业界还有这样的看法,这“猪周期”变得越来越没规律,有时间隔时间长,有时则短,让人难以预测,随时都得提防。

怎样才能让“猪周期”不再是“紧箍咒”?业界不少人一直在探寻最优答案。有人说反正避免不了,那就不管它,农村有句俗话:“逢贱莫懒,逢贵莫赶”,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就是说不要去追涨杀跌,平常心对待,冷静、理性地从业,方能经得起大风大浪。

这话有一定道理。市场的天平永远遵循供需平衡的原则,“猪周期”的形成,也是如此。行情低迷,那一定是市场供给远超需求所致,反之亦然。从业者只有稳定市场供给,才能将价格话语权牢握手中。但这需要岁月的磨砺,来积累必需的科学知识,锻炼应有的市场驾驭能力。

经济快速发展,每一个行业也将发生新的变化和调整,实力雄厚的大企业将在行业中占比越来越高,竞争力越来越强,影响力越来越大。要让养猪业回归正常和平静,必须理性养猪、科学养猪、紧跟国家政策与时代潮流养猪,把准这样的脉搏,只有大企业能胜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2018年4月4日《农村日报》,记者李传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专家学者研讨规模猪场智慧养殖和产业创新发展(2018中国规模猪场智造论坛)-大畜牧
专家学者研讨规模猪场智慧养殖和产业创新发展(2018中国规模猪场智造论坛)-大畜牧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关注知识

专家学者研讨规模猪场智慧养殖和产业创新发展(2018中国规模猪场智造论坛)

2018-4-9 17:09:31

关注知识

猪价将会止跌企稳,预计6月份开始将会有效回升,而养殖户需提高养殖效率

2018-4-9 17:58: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