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畜牧网
广告

万洲国际的“父子局”|企业观察

       “我从不小打小闹。”81岁的万隆可能没想到,近30年前,其豪赌火腿肠项目时的决绝,在今日遇到了更惊骇的挑战。且这种挑战还是来自陪伴自己创业多年的长子。

  近日,在万洲国际新领导班子确立后,“废太子”万洪建一改此前“不会再回万洲国际、未来计划卖猪头肉”的表态。突然自揭家丑,称父亲万隆在15年前改制时私收2亿美元未申报缴税,从美国进口六分体时故意抬高价格致双汇损失8亿元,肥美损中。

  受此影响,万洲国际一度连跌两日,跌幅近20%。直到今日股价才实现近6%的恢复性上涨。

  万洪建的指控余波并未因股价的回升而结束。即便万洲国际方面已紧急发布澄清公告,称其指控不实。

  这对千亿企业间引发的父子局,包含了双方在中式、美式产品发展侧重的争执,以及有关CEO人选,甚至是未来万洲国际谁来接班的潜在矛盾。或许这些,都需要保持沉默的万隆,作出明确回答。

  从漯河到香港,千亿肉制品巨头崛起

  相比于在乱局中缄默的万隆,频繁爆料的万洪建被部分人士认为是一个“熊孩子”。但客观而言,万洪建是有资格对万洲国际作出评价的。

  身为万隆的长子,52岁的万洪建见证了万洲国际的成长。从河南漯河发家,再到在香港设立总部,从一个肉类加工厂变成国际化的上市公司。他本人也一步步从基层干到了高管,成为父亲的左膀右臂。

  1990年,万洪建从河南广播电视大学商业企业管理专业毕业。曾为漯河市肉类联合加工厂熟食车间基层工人。

  1993-2010年,万洪建在双汇发展担任外贸处副处长;2012-2015年,他历任双汇发展控股股东罗特克斯副总经理、国际贸易部总监等职;2016年,万洪建升任万洲国际副总裁,负责国际贸易业务。

  从基层工人到公司决策层,万洪建花了二十多年时间。直到2018年3月,万洪建正式踏入公司董事局,成为万洲国际执行董事,并在当年8月14日获委任为董事会副主席。

  “你们都年轻,听到的不过是故事,而我作为亲历者,更知道老强人一步一步走来的艰难困苦,步步荆棘。”万洪建在新肉业公众号发文称,“万隆曾是我眼中神明一般的父亲”。

  出生于1940年的万隆,1968年去到双汇集团的前身漯河肉联厂工作。1984年,各行业改革大背景下,万隆经民主选举担任漯河肉联厂厂长。4年后,万隆在漯河肉联厂厂基础上创立双汇发展。

  而双汇的崛起离不开大单品火腿肠的走红。据公开报道称,当年万隆在火车上,看见对面旅客吃火腿肠,觉得是个新鲜玩意儿,回到工厂后就马上开始了这个项目,向市场推出新产品“火腿肠”。纵使当时国内已有春都、双鸽等品牌,但万隆依然决定对该项目进行高达1600万的投资,并从日本、德国、瑞士、丹麦、奥地利买来世界一流的自动化设备,甚至把质检员的权力提高到了厂长之上。

  “我从不小打小闹。”万隆说。

  1992年“双汇”火腿肠订货现场,当场签了8000吨订货合同。

  迄今为止,火腿肠等肉制品仍是双汇发展的主营业务之一,据2021年半年报显示,双汇上半年包装肉制品实现收入136.57亿元,占总营业额39.19%。

  火腿肠的售卖给双汇带来了高额营收,也为双汇后续的扩展积累了资本。1998年,双汇发展上市。彼时,其全年主营业务收入20.16亿元,净利润6713.72万元; 2012年,即双汇收购史密斯菲尔德前夕,双汇国际年收入达到393亿元。

  父子二人合作之下,双汇发展已成市值千亿的企业。万隆本人也被外界誉为“中国肉类工业教父”。

  去年一篇公开报道曾回顾,2011年双汇“瘦肉精”事件发生后,万隆在“万人大会”上致歉。危急之时,现场有经销商代表高喊“万总万岁、双汇万岁”以示支持。

  本轮万洪建在爆料中也提及,父亲在漯河就是一个神。

  71亿美元收购成导火索,父子分歧初显

  父亲的光环下,万洪建成为“接班人”的过程没有那么顺利。且随着万隆与万洪建分歧越大,万洪建就离万隆心中理想接班人选越远。

  万隆父子的第一次明显分歧出现在双汇发展对美国猪肉供应商史密斯菲尔德的收购上,而对于CEO人选的争论才让二人的分歧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2013年9月,双汇国际完成对史密斯菲尔德的收购,次年,双汇国际宣布更改公司名称为万洲国际。根据当年报道,万隆称,本次更名显示了企业矢志巩固其在全球猪肉行业领先地位的决心。且新公司名称同时有助于更好地将本公司的企业品牌与旗下众多产品品牌进行区分。

  可国际化也区隔了万隆父子的心,因为万洪建并不看好这次收购。

  “美国业务基本已经成熟,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相比而言,中国正处于一个日益增长的机会,市场潜力发展空间比美国要强、要快,而且双汇熟悉这个市场,有雄厚的基础;第二,收购要花70亿美元,这在当时是双汇净资产的数倍,一旦出现问题,可能我们发源地业务也会受到严重破坏,动摇我们的根基,不值得去冒风险。” 万洪建对媒体公开谈到。

  在具体产品上,父子二人想法也截然不同。据公开报道,万洪建觉得,“美式工厂的产品运营成本太高,终端推广花费了太多的人力和物力,但是一线的声音老爷子听不到。当时我们在河南富丽堂皇的酒店,每天早晨,高层们对着培根、火腿、香肠交口称赞,都说好吃。这就是老板喜欢听到的声音。”

  从事后发展看,万隆的确没有接纳万洪建的建议。“2020年之后,我其实已经被边缘化了。老爷子感觉到我和他意见上不太合,我也不会说奉承的话。慢慢重要的会议我就不参加了。” 万洪建向媒体回忆道。

  不会说奉承话的儿子最终选择了最戏剧化的方式直抒胸臆。8月17日,万洪建在新肉业公众号向万隆开炮,“另一家千亿企业,它叫万洲,是万隆在香港与杨挚君精心设计,大律师李署峰出谋划策造出来的套钱工具而已。”

  其甚至透露,万洲没有实际的生产运营,它实际上就是双汇与史密斯菲尔德的拼盘,它的作用,就是通过各种眼花缭乱的财务手段,复杂的架构,将国内双汇的钱不露痕迹转出境外,从来没有逆向回流过。且在2007年双汇国企改制进入尾声时,参与国企改制的鼎晖公司私下无偿授予万隆5%的双汇股份。这5%的股份转卖给香港一家公司后,万隆私下获得了2亿美元的对价款项并存放香港DBS银行,至今未申报纳税。

  这篇爆料将万隆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双汇发展与万洲国际股价随即重挫。

  8月18日午间,万洲国际发布澄清公告。称董事会注意到若干有关万洪建本集团提出的指控。谨此澄清相关指控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本公司保留向万洪建及/或对指控需负责的人士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家庭矛盾与CEO人选分歧叠加,长子出局

  是什么让万隆父子走向了最终的“兵戎相见”?以至于作为长子的万洪建自揭家丑?长期存在的家庭内部关系矛盾,以及2个月前的一次“意外”冲突或许是压垮万洪建的最后一根稻草。

  6月18日,万洲国际突然公布一则罢免公告,以对公司财物做出不当攻击行为为由,罢免了创始人万隆的长子万洪建董事职务。

  “财物不当攻击”的定性只是遮掩父子矛盾的遮羞布。事后万洪建在朋友圈发文称,“2021年6月3号上午10点左右,在已被罢免万洲国际副主席的情况下,我走进万隆的办公室,‘爸爸,我想与您讲两件事情’。”

  万洪建称:“我告诉他的第一件事情是,自己计划去内地与美国一段时间,将会较长时间离开香港。第二件事情是,最近你要提CEO,我想先私下与你交流,谈谈我的看法。”

  对于第一件事,万洪建表示,当时万隆回复“你随意吧”。不过,CEO这一话题却让两人矛盾爆发。

  万洪建向媒体回忆称,当时万隆秘书沈瑞芳让自己出去,“我完全崩溃。我大声狂呼‘滚!’,以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以此宣泄心中愤懑。”

  双汇元老事后对外界透露:“那天谁都可以拉万洪建,唯独沈瑞芳不行。平时就觉得对方耀武扬威,本来就有气,那天一拉,万洪建的愤怒喷薄而出”。

  沈瑞芳究竟是谁?在万洪建近期的对外披露中,其最初是双汇的一名卫生员,但和万隆姘居时间近20年。据公开报道,沈瑞芳曾对万洪建和他夫人说,如果想跟万隆说什么,先告诉她,由她判断要不要跟万隆讲。

  “每个家人出于各种原因,保持了对你的沉默与宽容。这种宽容却被误解为我们这些家伙太软弱——像你对兴泰的小股东的评语一样,无情把母亲一个人孤零零抛弃在漯河,也不允许别人把她接到香港。” 万洪建在爆料中如此谈到。

  万隆父子的矛盾也并不只围绕沈瑞芳一人。接替万隆任行政总裁的执行董事郭丽军,在万洪建眼中,“虽是个好同志,精通财务,忠心体贴。但有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就是好人,放在不合适的位置就是个坏人。”

  其在爆料中称,郭丽军作为万洲的CFO是尽职尽责的,每天准时陪老板走路,贴身防护到晚上九点才离开。从私人感情上说,老板非常喜欢他,老人总喜欢有人陪伴。但郭丽军并不懂双汇的产、供、销、研,连自己本身主导的万洲外汇对冲,这两年给万洲带来的累计亏损,就超过千万美元。

  另据万洪建向媒体透露,万隆本人也曾在2018年直言,“郭丽军不懂英文,尽管没有经商头脑,没有肉制品和屠宰业的业务综合运营能力,但是他听话、老实,最容易被驯服,更便于被驾驭。”

  今年8月12日的万洲国际2021年业绩公布媒体说明会上,谈及对新任CEO郭丽军等人的任命,万隆以“这是一次正常的工作调整”作为评价。

  不过,这次“正常的工作调整”实际在当事人心中掀起轩然大波。万洪建的弟弟万宏伟在本轮调整中担任万洲国际董事局副主席。另有消息透露,万隆在此前的电话分析师会议上,提及未来要把主席职位给小儿子万宏伟。

  对于这一人员变动结果,万洪建最初对外界表态“我首先要恭喜弟弟……6月3日,我在办公室被众人按倒在地,只有我弟弟一个人用冰块拂去我脸上冒出的鲜血,他内心绝对是一个善良的人。”并称自己未来不会再回到万洲国际,计划未来重新卖猪头肉。在香港开店,卖卤制猪头肉、肘子、红烧肉等中式类产品。

  但时隔不到一周,万洪建“密集开炮”。对于其爆料初衷,业界众说纷纭。有人说万洪建的祝福可能是面子上维持的一种礼貌,其实心里妒火中烧。还有人质疑,万洪建是否向父亲提出过自己做CEO的期望,亦或被拒绝过。且万隆骂万洪建“你这一生就是一个骗子”究竟意指什么?

  结语

  万隆与长子的关系破裂,不仅仅是家庭矛盾,更影响着万洲国际的命运。且万洪建的诸多爆料已超越“家长里短”,涉及到法律层面。当中部分指控若属实,万隆本人或将面临法律的制裁。

  但一如业界所言,目前的来来回回中,万隆方面发言甚少。给人一种一方息事宁人,一方反复挣扎的观感。

  一个说长子是骗子、如今保持沉默的父亲,一个曾经怕父亲怕的不得了,现在说父亲是能人、狠人、恶人的长子。如此前后极端表现,让千亿市值的跌宕,都不足挂齿。

相关文章链接: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

来源:财经网,如有侵权,请留言联系删除。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关注动保

江西赣州破获特大制售伪劣兽药案,涉及14省584个经销商,涉案469万多元

2021-8-22 14:36:01

关注养猪猪价行情

2021.8.23-今日猪价13省下跌,今年中秋国庆对猪价的影响会有多大?广垦首个万头母猪场投产,大商所明日上线生猪板块场外交易业务

2021-8-23 10:27:27

大畜牧网
广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